老羅在火車上
老羅到家見到女兒
  新華網南京1月22日電 (記者林凱、吳新生、朱國亮)春運正在進行時,數以億計外出務工者,已收拾起行囊,奔波在回家過年的路上。外出打工一年的51歲農民工羅亨弟拿到了工錢,準備回鄉過年。
  從安徽蕪湖到江蘇南京,再到四川成都,最後抵達內江市隆昌縣家中,這是老羅的返鄉軌跡。近日,記者跟隨老羅乘地鐵、坐火車、打出租……輾轉2000多公里,回到四川的家。
  就算一家三地,也要團圓
  老羅2003年從四川老家出來輾轉全國各地打工,目前在安徽蕪湖一建築工地做木工。14日晚7點多,他從安徽蕪湖乘坐大巴抵達兒子在南京孝陵衛的暫住地。
  一家人常年散落三地,老伴吳昌容陪著10歲的女兒在家讀書、種地,兒子羅恆在江蘇南京一家飯店做廚師,十年來,過年幾乎是他們唯一團聚的機會。
  今年,羅亨弟有些失望。兒子、兒媳計划過年帶九個月大的孫女去安徽岳父家。羅亨弟繞道南京,也是想與兒子一家有個短暫的團聚。
  15日中午,羅恆做了幾道拿手的四川特色菜,算是提前和父親吃個“團圓飯”。
  因常年在外打工,老羅胃不好,2003年還動過手術。兒子炒菜喜歡放辣椒,老羅有些不習慣,但他還是很高興。老羅說,菜里有家的味道!
  吃飯的時候,老羅抱著小孫女不肯放手。“這個小娃生下來,我才見過3面。”老羅說,老伴和女兒也整天嘮叨著要看這個“小東西”,但今年只能帶張他和孫女的合影回去,讓她們“解解饞”。
  只要能回家,站不是問題
  老羅的火車票是15日下午3點30分南京開往成都東的K722次,無座。
  “只要能回家,站就站吧!”老羅說。
  當兒子把老羅送到火車站時,候車大廳里已擠滿了回鄉的旅客。背著50多斤的行李跟在人群後,一步步擠上火車,老羅累得滿頭大汗。
  老羅乘坐的這趟K722次列車,始發站南京上車1140多人,到漢口時達到1800多人,硬座車廂最多時超員70%。
  上車後,累了一身汗的老羅有些口渴,但看到過道上“橫七豎八”或坐、或躺、或站的擁擠人群,老羅抿了抿嘴,打消了去打水的念頭。
  過了晚上八點,老羅餓得胃痛。實在熬不住,才最終決定向8號餐車走去。路不長,只有百餘米。“老鄉,幫忙讓個路!”走走停停,老羅用了半個多小時終於擠到了餐車。
  看著價格,老羅又有些捨不得,只點了一個菜。吃完飯,老羅沒急於回3號車廂。有了多次“春運經驗”的老羅知道,只要吃飯,餐車或許能容他度過一晚。
  因為有記者跟拍,老羅僥幸趴在餐桌上,一覺睡到早晨五點。“幸福”一晚的老羅白天又“站”回了3號車廂。
  16日17點46分,在顛簸了26個小時後,K722次列車到達成都東站。
  憑著以往經驗,老羅下了火車,換乘兩次地鐵,趕到了位於成都北站旁的城北客運中心站。幾經詢問,老羅傻了眼。車站工作人員告訴他,直達隆昌的大巴只有商貿城車站才有,就連過路車也要等到明天早上。
  老羅有些失望,擦了擦臉上的汗,背上的行李越發沉重。“一年沒回,就找不到回家路了。”老羅感嘆。
  夜再深、霧再大,到家就好
  “再晚也要回家,老婆女兒等著我呢!”老羅最終又折回成都東站,買了當晚21點41分從成都東站開出的K139次列車票。
  上了車,來回奔波一夜的老羅終於安心,靠著座椅沉沉睡去。
  17日凌晨2點30分,列車在運行了近5小時後,到達隆昌縣城。
  火車站外的廣場上大霧瀰漫,能見度不足十米,幾位的哥熱情地迎了上來。但聽說老羅要去霧氣更濃的鄉下,紛紛打了“退堂鼓”。最後,心急回家的老羅以40元的“高價”打動一位的哥,在濃霧裡,向10公裡外的金鵝鎮光燦村出發。
  車越往前走,霧越大,幾乎看不清路,老羅一言不發,緊緊盯住前方。
  凌晨3點,終於到家了。敲開大門,老伴吳昌容趕緊上前接過他肩頭的行李。老羅進了屋,站了片刻。“女兒在哪兒啊?”發現女兒還在熟睡,老羅從行李里翻出禮物,悄悄放在床頭,給女兒蓋好被子。
  廚房裡,老伴正給老羅準備吃的,不一會兒,一碗熱氣騰騰的豌豆苗雞蛋湯端了上來。寒夜裡,老羅感覺格外溫暖。
(編輯:SN064)
創作者介紹

game

vu87vunet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